jump to navigation

拼音文的侷限 28/08/2011

Posted by submersible in 漢字書、寫.
add a comment

suiker sheqer sucre sukker suiker suhkur sokeri le sucre sykur sugar sukker sladkorja sukari socker sugar siúcra siwgr cukr cukor cukurs cukrus cukier caxap cukor zucker zucchero zokkor tang tong thng tou dang duong

猜猜看,一些發音接近的字是什麼意思?




左側和中間的字有類似的發音,在歐亞地區表同樣的意義:糖。
同樣是糖(sugar),在英國有愛爾蘭(siúcra)、威爾斯(siwgr)不同方言的發音。
右側字組發音也類似,在東亞表同樣的意義,以漢字來寫都是「糖」。



jhu zhu ju chu zyu ti tu i jeo heo

猜猜看,這些字又是什麼意思?



上面不同音的字,以漢字來寫都是「豬」。
即使以國語念起來是同一個音,於不同的發音系統卻發展出四種拼音方式:jhu, zhu, ju, chu。因此擁護各式拼音的東亞人若打算不用漢字溝通而各自用拼音文,就是雞同鴨講的局面。

在基督教和羅馬帝國擴張時期,拉丁文曾是歐洲通用的「國語」,歐洲各地區的語言均受其影響,有相似的發音和文法。六百年前,古騰堡印刷術流通之後,各地區漸漸以自家的語言印成書籍傳播知識,拉丁語日受冷落,現代使用的人已非常少,除了學者之外,繼續學習拉丁文者多為神職人員。

歐洲各區以發音作為文字,只要發音有些微差距,便形成不同的文字;不同地區的字母發音方式也不同,不能以英文的慣例來發音。譬如「J」在西班牙、「R」在荷蘭是發「何」的音。各國不使用拉丁語之後,溝通便需要彼此都能懂的中介語言或依賴翻譯。

近半個世紀,歐洲主要強國像德國、法國為了推動整體經濟而整合歐盟,企圖團結鄰近區域成為一個大經濟體抗衡美國、中國,然各國語言迴異,歐盟會員國持續增加,官方文件的語言種類也須同步增列,目前已經超過三十種。而在歐陸旁邊,兩三百年前由英國出發的移民和隨後的殖民政策,也發展出同源、發音微異的美國英語、加拿大英語、澳洲英語、印度英語、加勒比海英語等各式英語。

秦統一六國之後,中文分語言和文字兩個方向發展:同文不同語,方言有千百種,文字只有一種(近代多了簡化字),不只在中國境內互通,日本韓國越南亦受文化影響而使用漢字。在早期的東亞,即使來自不同地區不同國,語言不通,仍可以文字溝通,這是以發音作為文字的語言所辦不到的事。遠例可見最早的印刷品——出自韓國和日本的佛經,皆以漢字印刷;近例則是國人到日本觀光,不須逐字念,許多資料也可由漢字猜到六七分。

雖有漢字可用,日韓越三國仍有漢字不能全面替換某些語助詞的困擾,便逐漸發展自己的語音字,於是日本有假名(仮名),韓國有諺文,越南有喃字。近代受西方拼音文化影響,中國大陸以簡化字作為拼音字的過渡產物;越南文拼音化已百年;韓國近半世紀使用以諺文為本的韓文;日本明治維新時有棄漢字的聲浪,加上戰後進駐美軍認為漢字是落後、拼音文字才是進步的文明象徵,曾一度限制使用漢字,今又逐年增加使用字數。除了日本對漢字的堅持,韓國越南近來也有恢復使用漢字的聲音,一是同音字太多造成字義混淆,二是年輕一代已看不懂早期文獻產生文化斷層,這都需要執政當局決定,非短期可定案。可喜的是電腦輸入程式將日韓越三地漢字併入中文漢字系統,早先只有中日韓CJK,現增加越南為CJKV。

人類不斷遷徙,語言也跟著不斷演進變化。不同地區有不同發音方式或口音,以發音作為文字依據,發音有些微差距文字就會產生變化,即使出自同源,經一段時日亦生變異;同文同語似乎簡單方便,卻造成不懂其語言即不明其文字;同地區若溝通或傳達訊息,即使發音接近,也會發展到像歐盟需要多種語言版本的結果,綜觀前列現象,拼音文的侷限顯而易見。

日韓越從棄漢字改拼音文今回頭擁抱漢字;中國方言雖多,多可以漢字書寫,譬如以上海話書寫的海上花;香港的報章用漢字寫粵語,就算不會講廣東話的中文讀者也可從漢字猜到七分意思。臺灣的閩南語學者提倡不用漢字而堅持拼音化,就像產生一種類近越南文的符號,從字面上不解其義,沒學過它的拼音方式可能會念錯之外,臺灣的閩南語還分漳州泉州海口等不同發音方式,即使師承上一輩自以為是對的發音,也不見得符合學者認定為正確的拼法,而且不只不講閩南語的人無法以閩南拼音文溝通,漢文的原義和文言美感也盡失,硬要放棄一種原本可套用熟知的文字而關起門來另起爐灶,不知所為何來啊。

太陽從西邊出來 31/07/2011

Posted by submersible in 直排, 編排設計, 左至右, 文化觀察, 漢字書、寫.
2 comments

出門三四次的街拍成果,沒想到蒐集到這麼多由左讀到右的直排文,其中有手寫、告示、招貼、書的封面等等。

橫寫或直排,並不只是橫或直的線條構成平面這麼簡單,若要成文,向左或向右的讀寫方向其實更為關鍵。今受西式文化影響,習慣從左至右橫寫之後,許多人已像西方人一樣,事物從左開始瀏覽,不若古人從右上角搜尋,直排也像西文由左寫到右,太陽不由東方而從西方昇起就不奇怪了。

古時的中文閱讀或書寫、繪圖方向,都從右上角開始,翻閱順序是從左手頁向右翻,一般中文讀者,只要見到直排文,直覺會引導視線從右上端開始,即使今日螢幕上大多為橫排文,看到日本漫畫,仍可很自然從螢幕右上角的圖格往左下閱讀。這樣的漢字傳統直覺和習慣還能保留多久呢?假如大家都忽略傳統,沒人用的規則就會成為歷史或古蹟,不再是生活或習慣了。除了直或橫排構成,更要留意文體的正統閱讀方向,敬小慎微,保留文化傳統其實是從這類小地方開始的吧。

設計思考的順序 29/07/2011

Posted by submersible in 設計思考.
2 comments

設計的第一步,不是集中精神畫草圖或追尋創意的方法,是釐清限制,這似乎與一般人想法相左,然而沒有限制,就不可能有設計(p.51,註一)。

限制指的是什麼呢?最基本的限制不是不可以做什麼,而是在一定範圍中能做什麼、能做到什麼程度的關鍵因素,這些多數與錢、人、時間、地點等等相關。
以設計一本書為例,預算左右了開本、頁數、黑白還是彩色印刷、裝訂這些條件;
人,一般指的是使用者在哪一族群,年齡、性別、喜好、消費力等等;
時間,上市的時機,假如讀者多是學生,出版時間放在暑假前或開學後可能有不同的銷量;
地點,普遍牽涉到文化習慣、使用者的數量等等。

除了上面的基本限制,設計可因不同案件特性延伸更多限制。
限制條件越清楚,被設計的物件規格越快成形,接下來便容易確立架構,有了脊椎、骨骼才好長出皮肉、然後穿上衣服、搭配飾件。
設計最忌手上有許多樹枝、小葉子、小花,卻不知樹的主幹,難以想像眾樹成林的景象,或像拼圖不知全圖的原貌,在過程中不斷揣測人意瞎子摸象,不斷一試再試,耗費心力又要忍受莫衷一是的結果,最終在時間緊迫之下不得不綜合紛紜眾說七拼八湊,只能期盼說不定經一番努力還可見佳作。當然,一定可以從一試再試的過程中學到什麼,但經由釐清限制來減少事前摸索,將時間精力集中在確定的目標上,更可節省創意的前置準備工夫而將設計做得更精緻,不是比較好嗎?鐵打的人終有站不住的一日,長時間身陷沙場打不知名狀的仗,並不能稱為磨鍊,而是耗損吧,從事設計者很少有人可以持續工作超過二十年還屹立業界,恐怕是折損率太高的緣故吧。

設計是時間緊迫又兼要求品質的工作,為了避免歧路亡羊般既浪費精力又難以收拾的後果,應儘量以事半功倍的工法來增加效率,畢竟設計不是經由漫無標的地從大海捕一條可用之物,而是透過清楚的前置規劃,以明確的創意邏輯展現出最適宜的功能和美感

註一:Brown, T. (2009) Change by Design: How Design Thinking Transforms Organizations and Inspires Innovation. New York, NY: Harper Business. 吳莉君(譯), 設計思考改造世界. 臺北市:聯經出版, 2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