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navigation

繁體簡體和橫寫直寫 22/04/2009

Posted by submersible in 直排, 讀寫偏好, 右至左, 左至右, 橫排, 漢字書、寫.
Tags: , ,
5 comments

記性越來越差,因此身邊有很多想到什麼便趕快潦草寫下的小紙片,
因為記性差,有些明明是自己寫的,也常突然不認得或誤認,
沒想到經由這樣的陰錯陽差,竟發現繁體字的好處,也有點理解古人會把字直寫成行的原因。
原來是寫簡體的对比,結果自己認成文批。
所以還是勤勞一點寫繁體字比較不會認錯。

中文橫寫的群化效果,很容易誤認成君 羊 人 匕 交 父 果,或是果 父 交 匕 人 羊 君。


中文筆順是由左邊寫到右邊,寫成直行,把左右之間的關連切割清楚,就比較不會把左邊的跟右邊的字弄混了。

由閱讀障礙談繁體字 20/03/2009

Posted by submersible in 文化觀察, 漢字書、寫.
Tags: ,
2 comments

英國人口中有15%的閱讀障礙者,美國18%,香港4%,台灣5%,大陸的統計數字不明。
英籍老師驚覺中文讀者閱讀障礙的比率低得不可思議,
他和兒子都有閱讀障礙而懷疑是基因使然,並說有許多從事設計的朋友都有這毛病。
台灣有些學者認為可能是教育單位沒有確實調查,要不然數字怎麼比英美地區低,
我倒覺得英文和中文不是使用同一感知來學習的語言,本來就會有不同的閱讀效率。

語言學習是非常複雜的運算過程,由聽覺或視覺感知來蒐集資料,
在腦中分類整理記憶再經由口或手轉譯匯出,
閱讀須經視神經逐字連結到腦中的記憶區,經過思考分析才能體會字義,
過程中有一點閃失便形成閱讀障礙。
英文是聲形符號,是以聽覺來記憶符號,若是聽覺感知不夠靈敏,
或大腦不太能解讀分析聽覺蒐集到的資料,就不易連動到視覺感知,自然增加看的困難度。
繁體中文的組成方式有象形、指事、會意、形聲、轉注、假借等,學習如此複雜的符號,
不只使用聽覺感知,還要運用視覺來辨認符號,兩相刺激反而可以互補兩者不足,
認字不一定要全部依賴耳朵,也可以靠眼睛。

英文和中文也有不同的學習曲線,英文易學而難進階,中文難學而易進階;
一般口語溝通,英文使用者須累積四千以上的單字量才能聽說順暢,中文只須一千五左右;
閱報或一般書刊,有六千單字能力的英文使用者都還不保證所有字都認得,中文只須約三千字;
英文多以單字為表義單位,中文則是由不同字組成辭彙,不須學習大量單字,
譬如××病,在英文不認識此字就不明為何物,在中文即使不認得××,也還知道是種病。
中文是表意文字,同一個字可以不同方言讀出來,
自古以來各省各縣雖有不同方言,卻可以文字溝通。
以我的經驗,素來以眼辨字,把字當作符號圖案,
常只有閱而不讀,讀則隨文意以廣東話、國語或閩南語來讀。
看英文卻不可如法炮製,很容易搞混大體輪廓相似或字母順序有一點點不同的單字,
以形聲文為母語的人卻很容易在瞬間因為念法變了而辨認出來。
假如我的聽覺感知較遲鈍而導致容易搞混拼法相近的字,
卻無法用視覺感知的辨字系統來彌補,說不定我也有閱讀障礙。
英文發音的變化非常細微,母音常以喉間肌肉或舌頭的不同捲度產生差異,
子音多是很輕的氣聲,多數字由一堆長短音串起來成多音節,若無法確實辨認遑論發音;
中文發音是單音節,變化較大的是聲調,一聲二聲三聲,
不需要很敏感的耳朵去辨認音節間的變化,
因此以學習聲形符號的方法來學認漢字似乎不太適合,
也不應以英語使用者的幼兒比中文者較早學會認字,
而以為將漢字拼音化就比較科學有效率,語言學習效率須經由一段長遠時間來觀察,
而不是以入門難易來下定論。

在亞洲受漢文化影響曾使用漢字,後來將漢字拼音化的有韓國和日本,
目前所見的韓文即以○○××代表聲音而組合成字,
日文則以漢字草書或簡寫化為平假名片假名,以此作為拼音符號。
單以視覺來辨認恍若十字繡圖案的韓文,或撇或捺的平假名片假名,
筆畫少變化少而同質性高,在初學時容易產生混淆,增加筆畫間的繁簡差異並經邏輯整理,
像是以部首分類,或可幫助大腦整理辨認。

簡體字最早是為因應將漢字拼音化的過渡期產物,
因此不只是簡化筆畫而已,許多字以相近音者代替,
於是鬆變成→松,髮→發,麵→面,遊→游,而將簡體轉成繁體,姓余的竟變成姓餘。
至於文盲與筆畫難易是否有關係仍無定論,
使用繁體字的港台澳文盲比例低不在於繁體字好不好學,而是因為教育普及。
早期有許多人不識字恐怕不是字難學,而是社會形態貧富差距之故,

整體環境有相當比例的非漢裔民族不講漢語,
漢人有機會受教育者多為仕紳,一般女子極少受教育,
而居鄉間、務農者遇荒旱迫於無奈,將十幾歲的兒女帶到市集賣入富有人家幫傭時有所聞,
連吃飯都成問題,恐難負擔上學堂的費用,這樣算下來,識字的人自然寥寥可數。

漢字在兩千兩百年前由秦統一,從大小篆演變通行至今,民間或有簡寫或錯用,
然官方或正式行文的繁體字歷經滿蒙外族統治卻未改,
竟是落到漢人手裡以拋棄舊文化之政治力簡化。
目前使用漢字的民族除了華人之外,還有日本,他們保存借來的文化不惜餘力,
即使有些漢字筆畫已被簡化,其破壞性和混淆字義的情形仍比簡體字輕微,
西方的漢學學者也多鼓勵研究漢文必須從繁體字下手,
繁體字承載的不只是文化、歷史變遷,辨讀古文較無礙,
同時較容易理解字義,邏輯組織也較清楚有條理。
學古文的意義不在研究文字藝術而已,更多的是由傳承學到民族的價值觀、
對待愜意逆境的態度、待人處世的豁然練達。

我覺得簡體字結構實在太醜、字義混淆、破壞了文字符號所承載的意義,
一直希望在有生之年看到中國大陸恢復使用繁體字,丟掉簡體字這個醜東西。
然而有一大群人以不同的藉口反對使用繁體字,不外乎學習困難、
已經通行四十幾年再改增加麻煩、筆畫繁複不科學等等。
捨難就易的學習態度法實在滿偷懶的,
以鄰國日本來看,他們除了學漢字還學平假名片假名外來語,
學習本來就是要補充所知不足,
而學習成效如何並不在內容難易,而是在學習的方法是否對錯啊。

再說也沒有足夠的理由為了使用四十餘年就捨棄兩千多年的文字,
而為了簡化筆畫卻破壞原來組合符號的邏輯又混淆字義,增加感知辨認的困擾,
看似簡單卻不容易以邏輯架構而組織記憶,
還讓小孩從小就接觸美感不足的圖案,那才不科學呢,
尤其是有成為亞洲共榮圈霸主的企圖,卻捨棄傳統文字讓小日本捧在手心愛惜,
恐怕在面子上也掛不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