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to navigation

太陽從西邊出來 31/07/2011

Posted by submersible in 直排, 編排設計, 左至右, 文化觀察, 漢字書、寫.
2 comments

出門三四次的街拍成果,沒想到蒐集到這麼多由左讀到右的直排文,其中有手寫、告示、招貼、書的封面等等。

橫寫或直排,並不只是橫或直的線條構成平面這麼簡單,若要成文,向左或向右的讀寫方向其實更為關鍵。今受西式文化影響,習慣從左至右橫寫之後,許多人已像西方人一樣,事物從左開始瀏覽,不若古人從右上角搜尋,直排也像西文由左寫到右,太陽不由東方而從西方昇起就不奇怪了。

古時的中文閱讀或書寫、繪圖方向,都從右上角開始,翻閱順序是從左手頁向右翻,一般中文讀者,只要見到直排文,直覺會引導視線從右上端開始,即使今日螢幕上大多為橫排文,看到日本漫畫,仍可很自然從螢幕右上角的圖格往左下閱讀。這樣的漢字傳統直覺和習慣還能保留多久呢?假如大家都忽略傳統,沒人用的規則就會成為歷史或古蹟,不再是生活或習慣了。除了直或橫排構成,更要留意文體的正統閱讀方向,敬小慎微,保留文化傳統其實是從這類小地方開始的吧。

廣告

宋體耶?明體焉? 08/06/2011

Posted by submersible in 直排, 編排設計, 文化觀察, 漢字書、寫.
add a comment

宋朝可說是中國歷代刻本的黃金時代,
除首都汴京臨安之外,較有名的民間刻書出版集散中心在杭州(浙本)、成都(蜀本)、福州(建本)等地區。
刻字所用字體很多,略分為:
歐體,歐陽詢,善楷書,北宋後期和南宋,浙江地區多用歐體。
顏體,顏真卿,蜀本多顏字。
趙體,趙孟頫,善篆、行各體,楷書造詣最深。
柳體,柳公權。
南宋於江南偏安,北方為金所據,刻印多在華南。

宋體還是明體?有幾個說法,
一說是,今日在電腦字體中被稱為明體的字形,是日本人誤將北宋的刻本當明刻本,而把宋體稱為明體,明體和宋體其實是同一種字形。(宋朝早於明朝約四百年)

一說是,今日在電腦字體中被稱為明體的字形,在中國本稱為宋體,在宋朝已經開始使用。

一說是,與宋同期和後續的遼、西夏、金、元均是外族,直到明朝再由漢人統治,讀書風氣才又興盛,民間多請抄書人臨宋刻本,刻版雕工也仿宋刻本字體來刻。由於明代刻本繁多,逐漸出現一種豎筆劃較粗,橫筆劃較細的字體,到清朝漸臻成熟,這種字體就是現在電腦上使用的明體。在明代臨宋抄本、仿宋刻本風潮之下,這種豎粗橫細的字體並不討喜,一般文人認為它生硬僵直,不如原來宋本字體婉約有致;但對雕工而言,這種字體條理分明簡單易學,工作速度倍增,於是越來越多雕工使用這種字體,到清朝更加風行。字形風格固定之後,更有利於製作活字,因此在晚清時,多數的書都以此字形印書,稱之為明體,是因為它由明代雕工發展而來的。

眾說紛紜,且來看看宋明清三朝印本的字體,看起來宋本中的字形已開始有橫筆輕豎筆重的趨勢,但不若明本明顯。

左兩行,南宋,浙東路茶鹽司紹興府刻《禮記正義》,筆劃有橫輕直重的傾向。
中兩行,南宋,湖州路磧砂延聖院寺刻大藏經本《大般若波羅蜜多經》
右兩行,北宋,福州等覺禪寺院刻崇寧萬壽大藏本《金剛頂瑜伽中略出念誦經》

左兩行,南宋,臨安府棚北大街陳宅書籍舖印行《棠湖詩稿》
中兩行,南宋,安吉州思溪法寶資福禪寺大藏經本《大般若波羅蜜多經》
右三行,南宋,建安黃善夫刻《史記集解索隱正義》,筆劃有些微橫輕直重的傾向。

左三行,南宋,廖氏世綵堂刻《昌黎先生集》,筆劃有些微橫輕直重的傾向。
中兩行,南宋,錢塘王叔邊坊刻《後漢書》,與現今電腦上的仿宋體有點相似。
右兩行,南宋,龍山書堂刻《揮塵錄》,筆劃有些微橫輕直重的傾向。

左兩行,南宋,國子監刊本《爾雅》,筆劃有明顯橫輕直重的傾向。
中三行,南宋,兩淮江東轉運司刊本《漢書》
右三行,南宋,徽州,魏克愚刊九經要義本《禮儀要義》

左兩行,北宋,蜀本《開寶藏》
中兩行,南宋,建安余仁仲萬卷堂刻《春秋公羊經傳解詁隱》,筆劃有橫輕直重的傾向。
右兩行,明,天啟,徑山化城寺刻《宋文憲公護法錄》,與現今電腦上的明體相似。

左兩行,明,永樂至正統,間內府刻《大唐西域求法高僧傳》
中兩行,明,萬曆,徽州黃一鳳刻《秋夜梧桐雨》,與現今電腦上的明體相似。
右三行,清,乾隆,歙縣程敦印《秦漢瓦當文字》,與現今電腦上的明體幾乎相同。

以上字形摘自故宮宋版圖書特展大觀網站和張秀民著《中國印刷史》一書。

文化神經 14/05/2011

Posted by submersible in 閱讀動線, 視覺心理學, 文化觀察.
1 comment so far

文化神經科學(cultural neuroscience)是最近三五年漸漸興起的學科。其基礎理論是由腦神經科學發展過程中發現,人類大腦思考的路徑是類似的,但處於不同文化環境的人卻有不同的思惟。

拿顏色來說,紅色,在西方是刺激、危險的信號;在東方是吉利、幸運的象徵。這類文化差異,可能是因環境影響而對同一事物感受不同,同時也讓人產生疑問,到底是不同環境的人天生大腦就不同而造成不同的文化,還是長時間浸染於同一環境便會被外界影響而趨同化?文化神經科學便是探討這類問題而發展的科門。

近來的研究發現,神經結構有極大的可塑性。即使人類大腦結構沒有顯著不同,來自相同文化背景的人,某些神經迴路確實比較牢固。早先的眼瞳追蹤實驗曾發現,華人(包括華裔美國人)和美國人看同一張海報有不同的效果,華人看到的是海報整體、全部,思索物件之間的關連,彼此有什麼關係;美國人則馬上察覺到海報上某件東西有顯著不同,轉而尋求凸顯的物件和背景的因果。這或許可以解釋為什麼華人習慣了街上有一片招牌海,美國街道上的招牌則清淨得多。

在語言學習上,幼兒對某些發音的敏感度也有不同,譬如英文有氣音,中文有四種聲調,日文沒有西式L和R的捲舌發音。照理來說,人類大腦在出生的時候對聲音的反應沒有太大區別,讓幼兒長時間聽某種語系,他的大腦語言區會特別加強某些常聽到而忽略少接觸的發音,這會使他快速吸收學習正在接觸的語言。也就是所謂的習慣成自然,大腦在出生時有許多可供開發的功能,環境的影響會加強某些功能而減緩某些,久而久之被加強的就化成像本能一樣的反射動作。

對西方人來說,大腦神經已經強化橫排從左到右的功能,自然不習慣直排或從右到左;而阿拉伯人和猶太人,他們從小在由右到左的書寫方式環境長大,看事物的順序也習慣從右開始,因此西方的設計方式會造成敘事順序誤會。以下面的圖為例,西式的敘述是累倒的人喝了可樂就有精神繼續跑步;阿拉伯人則普遍以為跑步的人喝了可樂就會倒地不起。


圖片來自Crescents Community News

除了阿拉伯的例子,老一輩華人即使在英語系國家生活很久,都還是習慣中文直行、由右向左的排列方式。人天生就習慣看橫式文字、由左向右閱讀比較自然,可能都是受西式習俗影響而造成的觀念,在日本出版業,多數設計者都認為直排比橫排方便閱讀,因此直排字數可不受限,橫排則需要分欄才易於閱讀。現今許多設計概念都來自西方文化觀點,是不是真的放諸四海皆準、適用亞洲或華人呢?可能要深思所處的環境究竟滋養了我們什麼成份吧。